不听不听

谁来问我,几更天醒,几更啊,天啊睡。

【和纪和】玉不去身

【和纪和】玉不去身 by 不听不听

/*

  还是旧粮。

  送玉的梗来自阿风,这篇算是阿风《玉去其身》的堂弟。

  求婚警告。

  稀里糊涂突然落锤计。

*/

  和珅原以为自己再不会看到这件东西了。 

  “和大人,您请看,多好的玩意儿啊……哎您上眼。”

  不消他多说,和珅一双眼睛盯在上头就挪不开了。他下意识倾身去够,又把自己硬拽了回去,猛然收手在桌上重重一磕。

  像卸了牲口的磨盘自己倒转过来,又仿佛大道上正自狂奔的骏马猛失了前蹄。

  这东西从来也不是他的,今儿却要回到他手上了。

  “……大人?”

  “给我!”

  献宝那人见和珅脸色竟像是生气了,一时不敢妄动,停了半刻才颤颤伸出手要往出递。

  “我让你放这儿!”和珅对着桌面使劲地敲,连着人都要从座位上蹦起来,砰砰訇訇可把人又吓了一惊,怎么好端端送个礼你情我愿的事儿倒弄成这样了?他把东西小心往桌上放了,看和珅没动手拿,又伸手往桌里推了推,努力挤出谄笑。

  “和大人……”

  和珅似更不高兴,整张脸都冷下来。直等对方的手彻底收了下去,和珅才小心把东西拿起来托在手上。

  那是个青玉环系的坠子。

  “这……这东西到手就这样吗?”

  “啊?哦……原来不这样儿!本来啊是个挂件儿,穗子早旧了,做工又不精,一拿到手上我就给它铰喽。大人您瞧瞧,这链子是下官自己后添的,这用料都……”

  和珅猛然打断了他:“哪儿来的?”

  “这……当然花银子买来的啊!呦!大人您放心,绝对是正经来路……”

  “我问你,什么、地方、来的。”

  “哎哎!城南聚宝斋!掌柜的说收了几年了,一直也没人识货,正巧这就……”

  “行了!”和珅闭了闭眼,不知是不想看还是不想听。当然,如果真能闭上耳朵的话,他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眼看着和珅把玉环紧紧攥在了手里,那人心上暗暗一喜:“大人,那您这是……收下了?”

  “刘全儿!”

  “哎!老爷!”刘全打门外一路小跑着进来。

  “给李大人封五千两银子。”

  “啊?”刘全的下巴呱哒一下掉了下来,这怎么受贿……呸呸呸呸!受……收个礼还倒找人钱呢?咱们府上改开当铺了不成?

  未等刘全将他的疑问组织成语言,和珅的话催着就到了:“还不快去!”

  那小侍郎早吓去了半条命,往地上哧溜着跪了不敢吱声。和珅拍了拍他肩膀:“这坠子算我买了……嗨!别哭别哭……且放宽心,啊,事儿我还照办,啊,半点差不了你的。”

  见人眨巴着眼睛还不敢信,和珅拿过刘全封好的一沓银票就塞在了他手里:“拿着吧,啊。”

  和珅的钱这谁敢拿!那人立马推了出去,嘴里念叨着“不敢不敢”之类的话。

  “给我拿着!!!”

  刘全跟了和珅许多年,最知道他喜怒无常的性子,就是早有准备也被这声吓了一大跳。

  那人跪在地上僵着不敢动,和珅把银票插在他手里,起身拍了拍手:“刘全,送客。”

  不想拿你也得拿,我和珅要给的东西,还没人敢不接着。

  和珅把玉环送到鼻子底下使劲闻了闻,什么味道也没有。怎么会什么味儿也没有呢?和珅愣愣想了半天才想到玉石光滑无孔,想必是什么也存不住的。凭它风过水过,等闲留不下任何痕迹。

  知道留不住,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啊。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

  可是,可是啊,二十年都不行吗?

  二十年啊!就这么一点也留不得吗?

  

  那时候和珅还年轻,喜欢什么都藏不住。

  他看中一块玉,见它第一眼就想把它买下来。他心里认定那一定得是纪晓岚的,只有这样的君子才配得上这样的玉。

  正最暗之处才有最浓颜色,莽莽间有青绿逼人。

  恰春浓时,绿浓时,兴浓时,晓露浓时,花月浓时,得意浓时。

  和珅想着不会再有什么比这更合适了,得空就要跑去看看,生怕一不留神就让别人给买走了。因他这份喜欢当人面露了个底掉,再要削价已是不大可能了,更何况——他自己根本也舍不得去折它的价。它是真的值这么多钱,哪怕再多些,他但凡给得起……怎么也要买下它。

  可这价钱实在不是当时的小和大人能出得起的。就算和珅向来是会管钱会生钱的,供着一府的吃穿用度也只略有结余,额外要添这样大一笔开销着实是困难了些。

  和珅最后又看了一眼,还是小心放了回去。这要是我的……我要是能买下它,该有多好啊。

  

  “他看上什么了?”

  掌柜抬头一见来人就弓了弓腰,连忙把玉递上去:“是这块古玉。”

  “倒是会挑……你出的什么价儿?”

  “白银三千两,没要多也没要少。”

  “他这回要是听了我的,不光能买下这玩意儿……还大有的赚。”

  

  过几日和珅再来的时候,一跨进店门就发现柜里原来放玉的地方空了。这怎么回事儿!

  “掌柜的!掌柜!那块玉呢?啊?玉哪儿去了?”

  “呦,您说的什么玉啊?”

  “就……”和珅说到这儿舔了舔嘴唇,“那块……我常来看的那块儿。”

  “哦想起来了,那青玉啊!”

  “哎!劳您记着,就是那块青玉环!”和珅急得就差冲进柜里找去了。

  “嗨不是我说,您这总来看不假,可从来也没说要买。这不,有位主顾,爽快人儿,眼瞧着咱这东西好,说后儿就付银子拿货。”掌柜的拿着掸子仍忙着他的,“我这就给它收下头去了。”

  和珅一下就傻了。

  “怎么着,您还要看?”

  和珅连忙摆了摆手:“不必不必,我看看别的,看看别的……”

  哪儿还看得下去呢。和珅的眼睛在哪件东西上都停不住,一门心思就想着那件被人定去的玉环,没看两眼就借口有事跟掌柜的告了辞。

  和珅走出门去人就有点犯迷糊,摇摇倒倒的,让外边等着的刘全一把搀住。

  “爷!这怎么了这是?”

  “没事儿。”和珅推开刘全大步往前走去,看着甚至比来时还要精神,“今儿先不回府了,哎,你甭跟着我,家去吧。”

  

  “爷,您交代的我都照说了,您看还成吗。”

  “听见了,说得好。晚上这儿可晚点关门,看他急的那样儿,只怕等不到明天就得来了。”

  “哎,记下了。”

  “东西再拿给我看看。”

  “早备下了。”掌柜的弯腰把放着玉环的小盒子拿出来。

  “这人是聪明到极点了,泥鳅似的滑不溜手,难得他喜欢这小东西,不然爷我还不知该拿他怎么办呢。”他把那玉环搁手上掂了两下,又对光仔细看了看,“啧,好倒是好,可也不至于那么邪乎,他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日头已落了多时,店里才又来了人。

  掌柜的正盘账,听了声头也没抬:“铺子要关门了,您要看货明儿再来吧。”

  和珅近前几步,看见原本放玉的地方已经换了别的物什,从左手袖子里掏出一叠银票就搁在台子上。

  “我不看货,我是来拿货的。”

  “呦!”掌柜的一见银票眼睛就亮了亮,“您是要……”

  “三千两,要那件青玉环。”

  “嗨,这东西我已经许了别人了,恐怕……”

  和珅看了他一眼,又把手上的白玉扳指摘下来放到银票上压着:“这下够了吗?”

  老板拿过银票仔细验了,又转着扳指对烛光瞧了一番,赶紧就点头回话:“够了够了……”

  “东西给我。”和珅右手四指在桌上已轮换着点了好一会儿,显是很着急。

  “得嘞,在这儿呢。”他从柜下把一个小木盒拿了出来,摆在了桌面上。

  和珅小心转开开关,掀开盖子一看就松了口气。

  它还在,还在,它总算是归我了。

  和珅一点点合上盖子,谢过老板就带着玉出了门。

  回府这一路他都忍不住地要笑,他盘算着要在什么时候把它送给纪晓岚,把到时候要说的话一句一句都在心里打好了草稿。

  那他会是什么反应?

  他一定会喜欢的,和珅想。

  

  第二天和大人一下朝就凑过去直冲纪晓岚笑,把人给笑了个莫名其妙。

  “什么好事儿啊?路上捡钱了?皇上又赏你了?”纪晓岚拿胳膊肘捅了捅他也笑得开心,“哦,又有小姑娘看上你了?”

  “不是!”和珅立刻反驳道。

  “到底怎么的!”纪晓岚伸脸使劲瞅了瞅和珅,没瞧出什么名堂来,“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啊。”

  和珅一把扯住他,盯着他好像有千言万语要一气儿都说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相对呆了很久。

  “纪晓岚?”

  “咳……哎。”

  “你喜欢什么颜色?”

  “……”

  

  同纪晓岚分手以后,和珅一个人在街上找了许久,才在一个年轻女人的针线摊子上买到了合适的锦线。那女人见来了生意高兴得很,又是个自来熟的性子,直缠着他问是不是给自家夫人买的。

  和珅想了很久,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始笑。谁家里要是能放一个纪晓岚这样的,每天的日子该有多有趣多快活啊!嗨,要不怎么说他有意思呢,一个人过着他也活得那么高兴。

  和珅料想自己铁定得编坏不少,买了一大把线没事儿就编着玩,过一两天自觉手艺总算像点儿话了,才开始穿着玉环编。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他把青蓝黛绿的两股线一点一点编在了一起,这儿是你压着我了,等下一个结又是我压着你,丝丝缕缕纠缠不休,只要他系紧了打死了,就永永远远不会分开。

  我把着关呢,你跑不了的。你要真敢下剪子剪,也没法单把你自个儿剪开,总得剪着我的——你能舍得吗?我就不信。

  你这样的人,下不去手的。

  刘全被自家老爷急急忙忙招呼着来拉线头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这老爷脑子八成是出了毛病。毕竟那时候和珅大部分时间看上去还是颇正常的,行有矩坐有姿,刘全身为管事儿的头号奴才看着总是十分骄傲,这样靠谱又体面的老爷就是在北京城里也不好找呐。但是现在——他一个人坐那儿一边编串串儿一边笑算怎么回事儿?

  和珅没注意刘全不停变化着的表情,认真把垂下来的穗子用力捋得直直的,拿起剪刀比了比就果断咔嚓那么一剪,看着齐整整的截面高兴得几乎飞起来。

  这下成啦!

  “好看吗?”

  没等刘全开口和珅就起身跑了出去。

  不用别人答,一会儿他还要再问一遍的。

  他只想听那一个人答他。

  

  “纪晓岚!!!”和珅忍了一路,进了屋门看见纪晓岚人才叫出声来。

  “嗬这一头汗。”纪晓岚放下手里的笔几步走过去,伸袖子在他脑门上按了按,“什么事儿这么急啊你。”

  和珅已经开始笑了。

  “来问我喜欢什么颜色?”纪晓岚恍惚觉得和珅这笑很熟悉,想着就揶揄了一句。

  “啊这个上回不是问过了吗……”看纪晓岚似乎不打算再擦了,和珅才舍得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回神才觉出不对来,“嗨谁来问这个了!”

  纪晓岚哈哈大笑,转身想着要去给和珅倒杯茶,手碰了碰壶又觉得有些凉了。

  “我去给你添点儿水。”

  “不急。”和珅一把把他按住,“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和珅说罢把手心里攥着的小帕子一点一点打开,纪晓岚正歪头等着瞧,他却突然背了手。

  “这东西是我给你的,给你你就得收着。”

  纪晓岚听他这话愣了一下,接着就笑:“和大人好霸道。”

  和珅大眼睛盯着他:“你不要我就不给你看了。”

  “呦脾气还不小,我就是不看了又能怎么样。”纪晓岚说着就假装扭头,一脸不看不看的样子。

  和珅立马就急了:“不行!”

  纪晓岚正在这时转回头来:“和大人,你就行行好让我看一眼吧,我特别想看。”

  和珅有点懵了,他的手先于头脑做出了判断,把手上的青玉环一下吊在纪晓岚眼前。

  纪晓岚看着就愣了,目光稍微往后躲了,显出难得一见的不好意思来,很快又紧紧追上去。

  和珅见他伸手要拿下来,往后轻轻一让叫他抓了个空,纪晓岚立马放下了手。

  “要吗?”和珅看着他问。

  纪晓岚盯了他一眼,终于还是伸了手。

  “当然要。”

  和珅大喜过望,拉过纪晓岚的手把绳结从自己手上褪下来套在纪晓岚手指上,又狠狠绕了两圈栓牢。这回看你还往哪儿跑。

  纪晓岚的确是喜欢,见这东西第一眼,他就知道自己喜欢。那玉被和珅一路握着,在手心里发散出暖暖的温度,尤其通体颜色在他看来那是真正漂亮,形制也好,圆圆润润的那么一圈,怎么看都是好看的。

  他实在太喜欢了。

  和珅看着纪晓岚和纪晓岚的那块玉,越看越觉得满意。

  正逢天下无风尘,幸得周防君子身。

  “你喜欢……”和珅出口却突然转了话头,“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纪晓岚早算准他忍不住要问了,可应完这一声才发现和珅问的根本不是这份礼,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解释,手里捏着的玉环顿时也变得烫手。他只好想着和珅应该是不会注意的,这样的事……到底太不合情理。

  和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问,可他先听自己问,又明白听到纪晓岚极爽快地答了。

  这一下全乱了套。

  和珅彻底把自己想好的种种说辞抛到脑后。现在他有更重要的话要说了。

  “你喜欢我!”和珅前所未有地觉得忘乎所以,他一下握住了纪晓岚的手,对方轻轻往外试着抽了抽,他在滚烫的足以烧掉理智的激动中却没有留心。

  “你也喜欢我!”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实在太久了!”

  和珅好像要把这一辈子里所有的热情都在这一天里花完。他把之前那么多年积攒下来的一切的光和热全部挥霍尽了却还嫌不够,又向往后无数的时光去借,他先借来了明天借来了后天,又十年二十年的那么去借。

  他有无比充足的底气,他确信自己一定还得上。

  他甚至还觉得不够。这太少太少了!这么一点怎么能够呢!一定要让他彻彻底底地知道我明白我才行。

  这是我的机会!

  纪晓岚说了他喜欢!

  他竟然也是喜欢我的!

  和珅觉得他可以说了,他生按下来的那么多话全都可以说了。

  “纪昀。”

  纪晓岚只好看着他。

  “你有很多朋友,你跟他们每一个都很好,可是我不一样,我是喜欢你的。”

  “我在你这儿有时候会待上很晚,不是我忘了时辰,是我根本……根本就不想走。”

  “我总是愿意和你在一起的,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一会儿也好。”

  和珅有太多的话要说,可此刻看着纪晓岚却觉得难以用语言来表达。这是他没有练习过的,他对自己,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都没有丝毫准备。他说得分明战战兢兢,听上去却显得随心所欲,下句不搭上句,一句不是一句。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画你的诗……你一直知道,那是我实在喜欢你!”和珅看纪晓岚神色动了动,连忙补充道,“不是……如果我不喜欢你,也还是会喜欢你写的那些……”

  “我知道你的意思。”纪晓岚轻轻反握了他有些发抖的手,又很快松开,“你可以不用……”他说到这里才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上来。他不该是这样的,只要他想,他一向能把话说得很好。纪晓岚狠狠皱起了眉:“我们可以……”

  和珅忽然松开了纪晓岚的手。

  “我不想和你做什么知己朋友!”那样实在太无趣了,配不起你,也配不起我,你和我本该值得更多!再找不到你这样的你我这样的我!

  和珅逼近了一步,他有话要问,必须再一次问清。

  “你喜欢我吗?”

  纪晓岚无言以对。

  本来纪晓岚或许还勉强能应他,可和珅一直这么说下去,他就开不了口了。和珅说得越多,纪晓岚越开不了口。这是两个人之前从没有想到的。

  这样不可能的事,就这样实实在在发生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纪晓岚想不通,和珅当然更想不通。

  和珅在这时突然发现,他已经透支了自己,剩下的日子他必须不停地偿还欠账。

  他失去力气了。他再提不起气力去对纪晓岚说上一句喜欢。

  和珅等了很久才听见纪晓岚的声音。

  “我还是……还给你吧。”纪晓岚用拿玉的手轻轻碰了碰和珅的手背。

  和珅立时退了一步,把手远远背在身后。

  “和珅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一点儿也不霸道,整个人显得那么小心,好像生怕纪晓岚一翻脸就把送出去的礼砸回到自己脸上。

  和珅自然是多虑了,纪晓岚当然不会这样做,他拿着玉的手顿在半空,望着和珅不知怎么是好。他的目光带着一丝询问的意味,似乎想让对方给自己提供一个可行的办法,殊不知和珅这边才是实打实的自身难保。

  最后和珅还是没等到在草堂喝上一口热茶,只硬留下了纪晓岚的玉。

  那是你的,本就该是你的,你再给我那像什么话。

  

  和珅给的这块玉纪晓岚从未在身上佩过。

  若以草堂为算,它只出过一次门。

  

  “小月啊!给我拿身衣裳!我要出去一趟!”纪晓岚下了朝进门就招呼杜小月给自己找身便服换上。

  “好嘞!先生!”杜小月抱了衣裳过去,纪晓岚脱了朝服紧跟着就换了一身。他低头正系扣子,杜小月一下拍开了他的手:“哎呀我来!”

  “你来你来……”纪晓岚不知想什么事儿呢,心思根本不在穿衣服上头,半闭着眼睛任她摆弄。

  “好啦!”杜小月拍拍手打量了纪晓岚,叉着腰像是颇为满意,“先生,这扣子可是我新盘的!”

  纪晓岚连连点头以示非常赞赏,拿上烟杆就出了门。

  这一回出去可算遇着新鲜事儿了。

  纪晓岚大街上正走着,平白捡了个叫他大哥的柱子兄弟非得拉着他串个亲戚,好嘛让人塞马车里颠了一路才算到了地儿。说能替做官的平事儿,这样的好地方我怎么能不来看看。看着看着就看出不对了,这小院子藏着大乾坤呢。

  “敢赦帝臣”四个大字悬在中堂,纪晓岚看着心里就是一惊。

  “柱子啊,这你们是哪儿得来的?”纪晓岚见没人答应,从垫脚的板凳上下来回身望了望,刚刚见过的管事又从边上转了出来。

  “呦,怎么是你啊。”纪晓岚笑了笑,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烟杆握在手里。

  管事的看纪晓岚仍镇定得很,似半点不怵,心说的确是大官,见了这个都不知道怕。没吓住啊这是。

  “听柱子说,纪大人在外间怕见人?”

  “我怕什么。”纪晓岚走到桌边坐下,端起桌上热茶喝了一口定了定神,“我巴不得他们都把我认出来,也算他乡遇故知不是。”

  “真不怕?”那人也在桌边挨着纪晓岚坐下,“纪大人刚可说了做官为名啊。”

  纪晓岚又笑,伸手往对方身上点了点:“怕!您算说着了!怕极了!” 

  那管事的听他说怕,顿时也笑起来:“您别怕,喝茶,喝茶。”

  “尤其这四个字下边,就是不怕那也得怕了不是?”纪晓岚知道他引着自己,有意顺着他往下说。

  “啧,有个事儿我得跟您交代。您进来容易,可这听了看了再要走——”

  “怎么,还硬留我不成。”纪晓岚别了脸去,很快又缓和了容色,“留我在这儿不是见得更多嘛,不如趁我还什么都不知道,赶紧把我给遣出去,大家相安。”

  “送您出去也行。”

  “那好啊,咱们现在就走?”

  “我也想送您走,可是咱们知道您的名声,怕您这出去了,再说出点什么,这保不齐啊……就不能相安了。”

  纪晓岚听出点不对来了,这是要留人啊。

  “那你想怎么着?”

  “您别介意,这保险起见,您得留点儿什么下来。”

  “你们想让我留什么?我这身上可什么也没有。”纪晓岚两手一摊。

  “要么我们要您一件东西,要么您照这个原模原样写一份再签上名字。我们才好送您走啊。”管事的从袖口摸出一张纸来放到纪晓岚跟前。

  纪晓岚拿过来一看就变了脸色:“这我怎么能写!”

  那人立马把纸又收了回去。

  “为难了点儿吧,要我说还是拿东西方便。”

  “要东西干什么?”纪晓岚大为不解。

  “您不懂?这里头事儿大了,我倒想跟您说,可要说了,您不更走不了了。”

  “你好大的口气。”纪晓岚笑了一声, “我身上可什么值钱的都没有。你是想拿几两散碎银子还是要拿我这烟袋杆?你要是非得抢劫,钱我可以给你,嘿你这什么表情,还不稀罕是吧……烟杆你可不能拿走。”

  “您放心,这烟杆您还留着抽。我啊——要别的。”那人伸手往纪晓岚腰间就摸,纪晓岚低头一看,心里猛一咯噔。

  “这您还说没有?”

  “这……你可别乱来!”纪晓岚掰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手里紧紧捏着腰间的玉环。坏了坏了,肯定是小月这丫头闲着没事儿翻箱倒柜的把它给找出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佩在他身上了。

  这块玉是和珅给他的,现在让他拿出来给别人,那是万万不能。

  换了别的东西,纪晓岚要真想留下那是有数不完的计策可用,可眼下他是半分险也不敢冒。这玉到了他们手上,那还回得来吗!

  怎么就这么巧赶上带了它出来呢!

  “非得要拿,我我……我那烟杆给你了,见了它跟见了我是一样的,但凡知道我纪晓岚就没有不认识这烟杆的。”纪晓岚说着往后又退了两步,“你拿这玉没用,我平常也不带它出去,没几个人能认识。”

  “认识有认识的用处,不认识有不认识的用法儿,这不劳您费心。”管事的朝后一招手,“柱子啊!还不来帮帮你大哥?”

  “你这不是强抢吗这不是!”纪晓岚见人过来绕柱就躲,刚跑了两步就直发晕,看什么都重影,倚着梁柱还往下倒。

  “呦,药劲儿上来了这是。”

  纪晓岚迷迷糊糊觉得有人解自己的玉佩,努力伸手去拦。

  “别……我的玉……”

  那是和珅给我的,我跟他就这么一件东西,别拿走行不行。

  当年和珅对我说的那么多傻话,只有这块玉听过了。

  和珅曾经是问过他一个问题的,准确地说问过两次。

  也只有这块玉,听过他的第一次回答和这二十年里的无数次回答。

  这里有无数个纪晓岚,年轻的或不年轻的,一日日一夜夜,他们异口同声说着一样的话。

  也是傻话,无尽无穷的傻话,都在背离情理所能去到的无穷远处。

  和珅,你听一听啊……

  “晕了这是。”柱子终于解下纪晓岚身上的玉佩,“咱们拿这个能行吗?”

  “瞧着吧,不说别的,一时半会儿的他记挂着东西不好声张,且得找咱呢,等他反应过来咱们早挪地方了,还怕他纪晓岚不成。”

  

  那是纪晓岚最后一次见到和珅给他的这块玉。

  纪晓岚想了很多办法,可直到案子破了清账抄家的时候,他也没找着自己的青玉环。

  它从世界上消失了。

  这样的结果是他早就料到了的,可真等彻底失望的时候,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他太难过了。

  真难过到极点的时候,看上去和平时其实也没多大区别,该干什么那还是干什么,若说有什么特别,具体到纪晓岚身上就是他连着好些日子都躲和珅躲得远远儿的。一见这人他就不停地想,想自己丢的那块玉,想和珅说过的话,想自己说过的话,忘不了是真的忘不了。

  他没想到和珅会主动为这事来找他。

  那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他照例到和珅那儿耍了一番光棍,和珅的茶碗差不多被他喝空的时候,该谈的事儿也谈了个七七八八,纪晓岚正打算告辞,和珅就拦住了他。

  纪晓岚冲他笑:“怎么,和大人还想给我添茶?”

  和珅也冲他笑:“不急,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纪晓岚见和珅往袖子里摸,盖上茶盏抿了抿嘴巴等着。

  “没什么,一块玉。”和珅掌心握着玉环,手心朝上把手放在了桌上。

  纪晓岚听见和珅说玉立时一个激灵,看和珅握的像个吊坠才勉强平静下来。

  他的反应和珅一点不落全都看在眼里,他忽然犹豫是该摊开手让他看,还是索性就让这事儿过了。和珅有一种预感,接下来的事情会再一次脱离他的掌控,无论是他自己还是纪晓岚,都不能回到现在了。

  纪晓岚的手按在了膝盖上,和珅立时以为他要走。

  “纪晓岚!”他喊了一声,在纪晓岚眼光落在自己手上的瞬间打开五指。

  纪晓岚原以为自己再不会看到这块玉了。

  他本来应该伸手去够的,可是他的膝盖骨及时留住了自己的手,不光如此,他甚至主动往后让了让,好让自己离和珅再远一些,他怕和珅再跟自己说上什么傻话,他怕和珅发现自己在等自己想听。

  他等了那么那么久,他是那么那么想听,可他已经不敢再去要。

  “喜欢吗。”

  纪晓岚梗着脖子不吭声。

  和珅在等纪晓岚回答他,可纪晓岚甚至没有再看他,扭着头什么也不肯说。和珅望着他轻轻吸了口凉气,你当然喜欢它,可是你不喜欢我。因为是我给你的,你就把它丢了把它卖了把它送人了……不管是什么!你不想要它。从我对你说那么多喜欢开始,你就不想要它。你不是不想要这块玉,你是根本不稀罕我的喜欢。

  多少年风雨,半点情面你也不肯留。

  要不怎么说君子如玉,总算是见识了。

  “纪晓岚。”

  和珅的语气听着实在叫人难受,纪晓岚只好转头看他。

  “我的玉呢?”

  和珅又在问他。

  纪晓岚看着和珅手上的玉环,要不是它此刻正放在和珅手上,他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它抢回来。就是这玉在和珅手心里,才让纪晓岚连手都抬不起来。

  可他现在已经无法再用当年那种带着玩笑的求恳语气对和珅说话了。

  还给我吧,纪晓岚对着青玉上的暗纹悄悄地说。

  和珅当然是听不见的。

  就像他再也听不见和珅亲口对他说喜欢。

  “是块好玉,却不知是哪儿来的。”纪晓岚深深呼吸着慢慢开口,“您要是愿意……跟我说说,下次我也去瞧瞧,好长长见识。”

  “五千两银子……城南买的。”和珅说着就有点喘,借不上力似的抓紧了手里的玉环,“你当然买不起……跟你说了也没用。”

  纪晓岚使劲点了点头,耳边听和珅又问:“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


评论(2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