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不听

我是写《铁齿铜牙纪晓岚》和纪同人的不听。
纪和也能写,目前只吃由苏子恪产出的半史向纪和。
闲着没事儿还写点儿西叶。
别的不会。

总是挑食,偶尔杠精。
我大哥是苏子恪!!!!我爱他!!!!
偶像是和纪小画家星星星星星星海。
哦,还有一个爬墙的朋友阴晴风。

【追星集01】十八相送

  @星星星星星星海 
  这张图,是蓄意地,画出来扼住不听的咽喉用的。
  窒息!
  面对星星的画,你会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就是好。
  你看到它的时候,失去表情,失去语言,失去行动。
  你停住,无论正在做什么,你都停住。
  你变成自己的眼睛。
  你在看。
  看,看。
  然后你开始颤抖,张着嘴,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啊——”
  你知道它是如此的好,却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它,它的好是如此浓烈,如此逼人,如此不留情面,从屏幕里跳出来充满你的眼。
  你会感到全身都在用力,你的骨头你的肌肉它们不平不忿不甘不愿,它们一齐指责你的嘴——怎么还不说话!
  你的嘴尴尬地动了几下,向上诘问你的脑子——怎么还没想好!实在太不中用!
  你的脑子问无可问,它没有办法,只能嗡鸣一声。
  于是你整个人都知道它有多好,就是好,就是有那么好。
  一点儿都没有夸张。
  就是有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好。

  星星并不是大艺术家大画家,但她的画给我带来的震撼要远超我所见过的所有名家作品。
  星星的画让人共情。
  驰情倍切,神来神往。

  这一幅十八相送的图,因为好得太过出格,让人想要流泪。
  旋转。
  黑,白。
  线,面。
  明暗,浓淡。
  和珅,纪晓岚。
  辫子飞起来,衣摆飞起来。
  龙蛇飞动。

  和珅在笑。
  纪晓岚呢,别急,他马上也要笑的。
  笑声从纸上扬起来!飞出来!
  心旷神飞。

  十八相送我自己是有画面的,每一幕都有,可是我没有办法直接扒给别人看。
  他们怎么唱,怎么笑,怎么走,如何相互衬托,相互拥抱,相互依靠,我心里有数,可是写出来只有三五分。
  子恪和星星觉得这一篇尤其好,不是因为我写得很好,是因为这个事情实在太好。
  他们知道我没写出来或者干脆就写不出来的部分是什么样。
  要一点想象,合情合理的想象。
  想象使得人物丰满场景充实,它能填补文字难以够到的地方。
  而现在不用想了。
  星星已经画了出来。
  就是这样。
  成全此等颇奢愿望。

  “梁兄你若是爱牡丹,与我一同把家还。我家有枝好牡丹,梁兄你要摘也不难——”
  “你家牡丹虽然好——可惜是路远迢迢怎来攀?”
  “哎哎哎!和珅!干什么!”
  “下来吧你!”和珅托着他就开始转。
  他一边转一边笑。
  他笑得开朗。
  
  青青荷叶清水塘,鸳鸯成对又成双。
  梁兄啊!英台若是女红妆,梁兄你愿不愿配鸳鸯?
  配鸳鸯,配鸳鸯,可惜你英台不是女红妆——
  和珅堂堂男子,纪晓岚当然知道。
  纪晓岚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贤弟越说越荒唐,两个男子怎拜堂。”
  他唱着这样的词,好好地同和珅跪拜下去三叩首。
  纪晓岚一点也不觉得荒唐。

  情投意合自然比翼双飞。
  管它凤凰还是鸳鸯。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