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不听

我是写《铁齿铜牙纪晓岚》和纪同人的不听。
纪和也能写,目前只吃由苏子恪产出的半史向纪和。
闲着没事儿还写点儿西叶。
别的不会。

总是挑食,偶尔杠精。
我大哥是苏子恪!!!!我爱他!!!!
偶像是和纪小画家星星星星星星海。
哦,还有一个爬墙的朋友阴晴风。

【和纪】芙蓉鸟

/*

  虐向和纪的一段实验,接山东德祥案子,不知道为什么还有那么丁点儿皇纪

  不听就是瞎煎饼写的,怎么着吧。

  嗯,我好像很少写这么短的。

  “大肚能容,偏有那义胆忠肝。”

*/

  “你和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皇上养的一个玩意儿罢了,搁金笼子里放着,偶尔叫几声还觉着新鲜,‘叫多了啊——那就该嫌吵了’。”最后这半句,和珅有意模仿着皇帝的口气学了个十成十,眼看着面前人一下就愣住了。

  皇上是这样看我的,你是这样看我的。

  你们是这样看我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纪晓岚觉得心头直像被刀子生挑下一块肉去,他本该知道的,以他的聪明,他早该看得出。

  是他有意忽略了。

  如这般伤人心的话,他早早都忘了,听了也只当没听过,笑一笑就过去了。

  那些催人心肝的事,此刻被和珅一件一件数出来。

  那神态语气,活灵活现,惟妙惟肖。

  即使他学的不这么好,纪晓岚也信那是真的。

  皇上确确实实说的出这样的话。

  那也的确是皇上该说的话。

  君君臣臣,本该如此。

  这一下掐住了纪晓岚的七寸。

  和珅说完就严阵以待,等着纪晓岚跳脚反驳他,可他发现纪晓岚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纪晓岚甚至也没有看他,点了墨似的眼珠子轻轻晃了晃,最后让目光停在地上。

  他这是信了,和珅看他不言语,浑身更来了劲,皇上这回为自己竟然去求了纪晓岚,让皇上求你啊!今儿这口气就算不为自己,也算是为皇上出的。

  “看在同殿为臣的份儿上,我才跟你说这话。”和珅逼近一步,朝天上指了指,“伴君如伴虎,这道理你不是到今个才明白吧。”

  纪晓岚深深吸了口气却缓不过来,只朝边上让了让。

  旁人只道纪晓岚谦谦君子,温和有礼,平日里连生气都是少的,只有和珅知道他心里那一根弦绷的有多紧。

  眼下再紧半分,怕就要断了。

  和珅此刻就是想听那一声响。

  他和纪晓岚较着劲拧了半辈子,就为了那一声响,现在怎么肯放!

  他就要赢了!

  纪晓岚的唇轻轻哆嗦起来,又让他自己狠狠抿住。

  怎么也不能,当着他的面……

  只怕要叫他看了天大的笑话去!

  他闭着眼睛朝后退,他退几步和珅就跟几步,眼看着纪晓岚头轻轻晃了晃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知道他这是要受不住了,追上他的闪躲的目光笑着又说:“纪大人若仍当没听见,和某倒真是佩服。”果然还是得靠皇上才能摧他的心。

  他佩服什么,纪晓岚能不知道?脸面还是要的,他半个字也听不下去,甩袖子就要走,刚迈了一步就让和珅拦了。

  和珅没说话,只紧紧盯着他,纪晓岚,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不知道。

  纪晓岚一双眼睛泛着赤红,他仰起头,无声笑了。

  他又在笑了。

  和珅了解纪晓岚就像了解他自己,知道他这是气极了。

  纪晓岚气狠了的时候,往往就要笑的。和珅可以确信,当着自己的面儿,他就是再急再气,也不曾如何失态。

  干嚎倒是有。

  是开恩科那一回,自己去草堂看摔伤了腰的纪晓岚,还给他带了皇帝钦点自己做主考官的天大的好消息。纪晓岚丝毫不为他喜悦的情绪感染,反倒是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捶着床不断替考生诉苦。

  “可怜你们十年寒窗一心苦读呦……”

  “纪晓岚!你再哭,我可就要笑了,哈哈哈哈!”和珅扶了扶他的腰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和大人不知道的是,自己此时并没有笑出来,而他本来是准备好要笑的,连怎么个笑法,笑多长时间都算好了。

  他忘了。

  和珅先是听到极轻的一声叹息,如半扇老旧的木门在快要合上的瞬间发出的摩擦声一般滞涩。说是叹息其实不完全,和珅下意识屏住呼吸,眼见一颗眼泪从纪晓岚的眼角滚下来。

  弦断了。

  和珅抽了一口气。

  纪晓岚的眼泪止不住,挣开和珅扯着他的手就要背过身去,和珅咬着牙又扣上了他的肩膀。纪晓岚拧不过他,索性再不避人,睁了眼睛直直望着和珅,却没有赌气的意思,满眼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悲凉。

  纪晓岚分明是笑了的,可这一回怎么也过不去。

  笼中金雀,人们养它就是看它叫声清越、羽翼华丽,故以金屋贮之取其声色。现在倒说不要它叫,只让它当人面昂首展翅,让它心安理得摆弄羽毛,为人助兴、讨人欢心,可到哪儿去找不啼的鸟!鸟儿天生就有数不清的问题要朝天去问的。

  只有死路!

  话说完了,路也就走到尽头了。

  他尽可以在那华丽的笼子里好好停着,说不飞便不飞就是了,你要做什么,要看什么,都愿意想尽办法让你满意。为官日久,他重新学会说话,学会忍耐,学会取舍,他也承认和珅有些话是真真切切为他好的,也都听进心里去了,那日当着皇上说亦步亦趋真论起来也确有一二分真意。

  他开始拐着弯说事儿,兜着圈子下笔,可他想说的话太多了,他想不明白看不清楚的事儿也太多了,所以他一年一年一日一日争个不停,问个不休。

  他是要为水深火热里挣扎着的人去问问那理所当然的荒唐事。

  他自己尽可以糊里糊涂,却忍不住要为天下苍生登高一呼。

  和珅是眼看着纪晓岚成为如今的纪晓岚的,他知道那些深埋着的痛苦和纵横的裂痕。和珅能轻轻松松将它们挑开,再眼睁睁着看里面的血涌出来,看它把纪晓岚黑白分明的眼睛染的血红。他觉得纪晓岚的血应该是烫的,因只消看一眼就能叫那红色灼了眼睛。

  

  

  


  

  

  


评论(1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