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不听

谁来问我,几更天醒,几更啊,天啊睡。

/*

  知道bgm咋用吗?

  此为不听本听提供的bgm食用指南

  第一步:点击播放按钮;

  第二步:向下划拉这篇文章。

*/

 

==============================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

  “你醒醒啊~醒醒!” 

  “天亮我也得等!”

---------------------

  “哎不行我跟你一块儿去!”怕不是你这小东西把我的话都挡了吧,知道我纪晓岚在外面他能不见我?

--------------------- 

  “等着我呢啊——”

  小厮还愣着,纪晓岚烟袋锅子都抵在了他脑门儿上,“那还不快去通报啊!”

---------------------

  “和某跟纪先生谈。”

--------------------- 

  “红楼梦……好书?”

  “自然是好书!”

---------------------

   “我只当和大人是鬼话说惯了的,不想如今举止也这般狂浪。看了整部红楼梦,只学了这一样?” 

  “纪晓岚!”

  “和大人到底要谈什么——”

  “谈你。”

  “我?”

  “痴儿竟尚未悟!”

---------------------

  “和大人……这碗……五千两。”

  “明儿到我府上账房一块支了。” 

  “这个……您家,也有?”

  “爷我摔着玩儿,乐意。”

--------------------- 

  “老爷,纪晓岚来了!这回还拦着吗!”

  “拦什么拦!还不快给我请进来!”

  “哎哎!”

  “老爷和纪晓岚就是时好时坏时冷时热的没个定数,下回可得带个眼瞧着。” 



==============================

  都只为风月情浓。

==============================

  和珅在旁边看了他一时,起了坏心要逗他,双手撑在他颈侧,头就低了下去。

  和珅鬼使神差直接就往那紧抿着的薄唇上啄了一口。等完了事儿心里倒比方才更紧了些,你不是铁齿铜牙吗?怎的不起来骂我?

  和珅碰上他的时候,纪晓岚脑子里轰的一声,他心里反复想着许是旁的什么,可喷在脸上的鼻息他是有感觉的,怎么也不能是别的。

  和珅想着就挨住了纪晓岚的胳膊,又扯了他半幅袖子虚虚抓在手里。

---------------------

  “前日天牢里,你分明是醒着——”

  “和珅!”

  “纪大人慌什么?”

  “和某已经尝着味儿了。”

---------------------

  “你……真要?” 

  “当然要!”

--------------------- 

  “你哪儿来这么多折磨人的法子……”

  “你别躲啊……别动……” 

  “我不动……有本事你躺这儿我来!”

  “嘿还真是长本事了!”

---------------------

  “哎!哎……和珅!你轻点!” 

  “纪大人开始可厉害的很!这就不行了?”

  “混账东西……你给我停下!”

  “怎么说我的来着,哦——蛮横无礼!

  “不择!

  “手段!

  “和某要仔细想想你这铁齿铜牙还骂过我什么——

  “结党营私? 

  “贪赃枉法?

  “卑鄙无耻?”

  “和珅!你小人!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趁人之危挟私报复——”

  “说我什么?哦,小人!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趁人之危……挟私报复……纪大人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去你的!”

 


 

==============================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

==============================

  “你刚才——是在说谁呀?”

  “和大人,你是真的要置纪某于死地吗。”

---------------------

  “不愿意?”

  “你荒唐!”

  “纪先生不想要红楼梦了?”

  “得失自有天命,纪昀只尽人事。”

  “哎——纪先生稍待!人家姑娘要问,你拿什么回她?”

  “岂敢劳和大人费心!”

---------------------

  “香云敢问先生,是哪几幅字画?”

  “一是董源的山水大轴。”

  “二是宋范仲淹的道服赞。”

  “三要晋代王羲之的临诸葛亮远涉帖。”

---------------------

  “纪大人——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来找我的。”

  “和大人,你何不买下此碗呢?双碗都在你手中,岂不更升值吗?”

  “实不相瞒,我就是摔给纪大人看的。”

  “我要让纪大人明白,再宝贵的东西,和某都可以牺牲。”

  “包括红楼梦的书稿和那幅画。”

---------------------

  “和珅,你太过分了!太卑鄙了!”

  “行行行,纪大人真君子,和某真小人。孰不知,小人多精,小人难防。君子什么时候斗得过小人哪。”

  “和大人,有句话你别忘了,叫邪不压正。”

  “纪大人,有句话你也别忘了,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

  “掌柜的,把大明宣德年间那个大个的碗拿来我看看。”

  “和大人!”

  “怎么,纪大人想看?”

  “你这是干什么!”

  “晓岚兄。”

  “……”

  “若不是你,红楼梦还烧不得。恰是从你手上过了一遭——”

---------------------

  和珅猛吸了口气,快步走过去,到了他面前却踌躇起来,纪晓岚的眼神落在和珅身后虚无的一点,嘴边扯出个带着嘲讽的笑,“不敢?”

---------------------

  “纪大人不是说邪不压正?”

  “这才像是和大人做的事。”

  “怎么讲?”

  “蛮横无理,不择手段。”

  “嗤——纪大人稍安,我和珅的手段多了,要是都使出来,只怕你受不住。”

  “你瞎摸什么!”

  “慌成这样。”和珅看到纪晓岚眼睛眨了眨,“怕了?” 

  见纪晓岚不答话,他笑着又说:“哦——不敢?”

---------------------

  “纪大人身子这么白。” 

  “腰也细。” 

  “好看的很哪。”

  “和珅!够了!” 

  “不够。”

  “纪大人原来答应我什么?” 



 

==============================

  试遣愚衷。

==============================

  “对,红楼梦,我是真爱啊,爱的很哪!”

---------------------

  “嗨,说这些干什么,纪大人,在今天黄昏之前,只要应了我,我保证红楼梦原稿和那幅画物归原主。”

---------------------

  “和珅你记好了,我此刻随了你的意,你要应诺归还书稿。”

  “行了行了!给你!给你!你倒拿它当个宝了,红楼梦在我这儿岂能比得上你!”

  “和大人还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是真话!”

---------------------

  “就算和珅真有百般手段,对你也才用了半招。”

---------------------

  “你这人怎么还……没个完啊!”

  “你不知道,你动情起来有多漂亮。” 

  “呸。”

---------------------

  “好了……还不快滚。


 

============================== 

  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

  “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唔!”

---------------------

  纪晓岚说得很快,生怕句子在嘴边留得久了,再忆起那些往事来。

  叹人世,终难定。

---------------------

  “姑娘放心,我这就去和珅府上。”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

  纪晓岚冲他狡黠笑着的时候,纪晓岚在朝堂上站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笑骂他的时候,皱眉的时候,甚至吐着烟气的时候……

  和珅都想要再靠近他一点。

  和大人记得,他可以想见,纪晓岚敲自己的脑袋手会扬起来刚好露出一截玉色的腕子,拿着烟杆捅人手臂和肩膀会在宽袍下灵巧地一动,一双长腿走的飞快让衣袍都跟不上他的身子……

  纪晓岚!纪晓岚!纪晓岚!

  我想要你!和珅想要你!

  这么多年了!我实在等得太久了!

---------------------

  “纪晓岚,你真是我命里的天魔星。”

  “和大人错了,这话该我说的……”

---------------------

  或许男人在这时本该什么都想不到的,纪晓岚却在这一瞬间回忆起很多事——

  和珅被他骂的时候还会笑,没脸没皮的,自己总也生不起气来。

  和珅在朝堂上总是朝自己那儿歪,带着身后一串人也站得歪歪扭扭。

  和珅每次被自己敲脑袋都偷偷睁眼不知道瞧个什么。

  和珅喜欢一直盯着自己看,被他拿烟杆捅了反而笑的更开心了。

  和珅在身后追着,一声声“晓岚,晓岚”的叫他。

---------------------

  “你想什么呢?”

  “红楼梦。”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真是反书。”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 

  眼闭了。

---------------------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