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不听

谁来问我,几更天醒,几更啊,天啊睡。

给不听【西叶过大年】的短评!

哦,我的上帝啊。
阿风原来是不吃西叶的!过大年这么长,她竟然都看完了!
而且还有话要跟我说!
啊————
没错,不听写过大年,就是为了最后这一段击鼓剑舞!
以下是最美好的吃粮姿势,来自最好的阿风。

阴晴风:

这里城主是血族设定呀!阿风除了西叶二人一概不识,就那么当着半原创看完了。即使不是我吃的cp!!!依旧有很多话说!!!!
不听@不听不听 真是天赐的宝贝!神仙写文!从遣词造句就能看出不听有多爱西叶了!这是真的!描写人物和景色是一样的细腻。句子归成段子,段子再变成文章——浑然天成!
———————————————————
相比城主的寡淡,庄主显然更有人情味。
“西门吹雪,你在这里见过不喜欢你的人吗?”
没有!西门来白云城是客人,但大家都喜欢他,无论是少年气十足的叶十二还是老成又心比天高的魏漪,都乐意他的到来。
城主笑了,他笑起来真令日月失色,像惊鸿留影一样美好。西门吹雪是喜欢他笑的,这人,平常怎么就不肯多笑笑?
城主笑着的时候,许是在心中想,“包括我啊,我也没法不喜欢你。”
(啊!!!谈恋爱啦!!!)
西门与魏漪交好,城主无端恼了。
那众乐混杂中传来的笛声格外清晰,差人去问方知那是西门吹雪的笛声。
心里烦躁的城主复又躺下。
算了,算了。
叶孤城说不清跟西门吹雪在一起时心里那止不住冒出的甜,更说不清得知魏漪如此托付西门吹雪时心里那丝丝勒紧的酸。
叶孤城的人生原本没有意外,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计划好的每一步也从未被打乱。但西门吹雪本身就是个意外,他现在甚至能让自己失态了。
叶孤城的骄傲不允许自己低头,他绝不承认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像个凡夫俗子一样,会思慕一个人,会喜欢他甚至是吃起没由来的醋。

西门吹雪能和所有人打成一片,大家围绕着他像是拢着太阳;而叶孤城从来是孤身一人,冷淡得不近人情,像月亮发散着清辉,看久了不胜寒意。
那西门吹雪会喜欢这样的我?

叶孤城还是把自己藏起来,他果然不肯直言,别别扭扭地埋葬了心事,也避着西门的来访。
这样的人,如果西门再不主动出击,就真的瞻望弗及了。
哪能一辈子就这么糊涂过去!

西叶俩人的对戏,真精彩!不听写得顺心,我们也看得舒心!
西门如此了解叶孤城!
“你生气的时候,眉头会蹙紧,说话的声音——会变低。”
“呵,找到了,西门吹雪挑了挑眉。”
叶孤城像小兽一样呲着牙问,你以为自己很了解我?
可不是吗!
叶孤城如此渴望西门吹雪的血,也渴望他的人。换作旁人,哪个会让城主有那么大的反应。
又失控了!
那这时好整以暇、气定神闲的西门吹雪在想什么呢?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叶孤城,眼下只觉得哪怕是要自己的性命,他也是愿意的。”
西门吹雪只见了叶孤城迷糊时候眼里未收起来的贪恋和痴迷,就恨不得把命都给他!!
把我吸成人干也是愿意的!!(阿风:快去扯证吧你俩!!)
看似西门吹雪压着叶孤城步步为营,把他急红了眼,其实...
没有谁真的压着谁一头,俩人是平等的,都是如此渴求对方。
哎呀这一段俩人激烈的心理活动真是!!我听到不听在呐喊!“你们看!他俩是相爱的!!!”(阿风:我看到了!!)


接下来是阿风最喜欢的一段,我猜也是不听最早想出来的梗——最想表达出的东西。(猜错就尴尬了…)
西门吹雪那出鞘即夺命的剑为叶孤城舞了起来,而叶孤城提笔握剑的手为西门吹雪敲起了鼓。
那个向来不喜抛头露面的城主,心中的气落到身上来,竟用了极致的轻功飞上了高台。
天衣无缝,天作之合。对望之中,不知天高地厚、尘世苦乐。
月出皓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冷眼旁观着人世变迁的皎皎明月,终于肯落入凡尘,走进别人的梦里。


“自有人会接着我。”
“文定厥祥。”

跟着西门处久了,都染上了他的一点烟火气。
当个凡夫俗子也不错嘛!

———————————————————
啊啊啊啊啊啊不听真是神了!!太棒了不听我为你爆炸打call!
阿风原本与西叶无缘,因为不听实在写得太好了,这才愣是写出篇不地道的西叶评。如果哪里写错了,人设啊、情感啊,不听要饶恕我!!(理不直气也壮.jpg)

评论(5)

热度(12)

  1. 不听不听阴晴风 转载了此文字
    哦,我的上帝啊。阿风原来是不吃西叶的!过大年这么长,她竟然都看完了!而且还有话要跟我说!啊————没...